• 關鍵詞: 衛星石化 VLEC 航運

    衛星造船頻換主人 美氣入華或遇變局

    作者:朱宇容

    來源:航運交易公報

    9月12日,浙江衛星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衛星石化)發布的《關于下屬子公司船舶轉讓及租約的進展公告》稱,衛星石化與馬來西亞國際船運有限公司(MISC)簽署的《關于6艘9.8萬立方米超大型乙烷運輸船(VLEC)轉讓和租賃的協議》順利履行,目前MISC已經退還衛星石化在船舶建造初期先行墊付的15.53億元船款。此前,由于上述船舶原船東資金鏈發生問題,衛星石化為保證連云港石化項目能夠按時投產,不得已接下在建船舶,租船成了船東。


    而風云詭譎的中美經貿關系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加快了全球供應鏈的結構性改變,更是給中國乙烷制乙烯產業蒙上了陰影。


    美氣入華規模大


    乙烯工業是石油化工產業的核心,被稱為石化之母,在國民經濟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乙烯產量已經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石油化工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聚乙烯生產國和消費國。


    當前,乙烷裂解制乙烯在項目投資和運營費用方面,相比目前占主導地位的傳統制乙烯路線(以石腦油裂解制乙烯)顯現出明顯優勢。中化國際產業資源部化工原料事業部負責人強調:“當原油低于40美元/桶,乙烷裂解競爭力稍弱于石腦油路線,但是,長期而言乙烷裂解成本處于較低水平,而且乙烷與油價相關性很低,當油價大幅波動時,乙烷價格相對穩定,選擇乙烷裂解能夠平抑油價波動的風險”。


    美國“頁巖氣革命”使乙烷產量快速增長,在充分滿足其國內市場的同時,也使得美國乙烷出口中國成為可能。世界知名乙烷運營企業,包括美國乙烯公司(AEC)、英力士公司(INEOS)、ONEOK公司及美國能源傳輸公司(Energy Transfer Partners,ETP),均看好中美乙烷貿易。經不完整統計發現,中國企業已有十余個擬采用進口美國乙烷制乙烯的潛在項目,分布于中國多個沿海省份。(見表)


    微信截圖_20200930091323.png


    其中,AEC已與南山集團、聚能重工集團、陽煤集團等3家中國企業簽署大規模乙烷進口協議;INEOS與新浦化學,ONEOK與大連匯昆保持密切的合作;而衛星石化更是計劃從美國進口乙烷的“大戶”。


    2017年12月,衛星石化與中國東中西區域合作示范區(連云港徐圩新區)簽訂《連云港石化項目合作協議》,在連云港建設中國首套乙烷裂解制乙烯裝置。該烯烴綜合利用示范產業園項目年產400萬噸,總投資含稅約330億元,內容包括年產250萬噸乙烷裂解制乙烯裝置、年產150萬噸丙烷脫氫制丙烯裝置等。連云港石化項目分兩個階段分步實施,其中第一階段已于2018年3月開工,預計2020年底建成。


    2018年3月,衛星石化與ETP簽署《美國乙烷進口合作協議》,這是美國“頁巖氣革命”以來乙烷出口中國的首單。根據協議,衛星石化每年將進口約300萬噸乙烷到其新建的乙烷裂解廠。


    建港造船保供應


    就在衛星石化與ETP簽署《美國乙烷進口合作協議》的同時,2018年3月,衛星石化子公司美國衛星公司簽訂《美國衛星與SPMT合資設立ORBIT的協議》,合資建設美國化工原材料出口設施。


    目前,美國在建的或計劃新建的乙烷設施出口能力將達1700萬噸/年,其中大部分項目將在2022年前投產。包括衛星石化參與投資的ORBIT乙烷出口碼頭,設計年出口量550萬噸,計劃于2020年完工,其86%的產量供應給衛星石化。AEC在得克薩斯州博蒙特市建設的年出口能力達1000萬噸的液態乙烷出口終端,其70%產量將供應給南山集團、陽煤集團、聚能重工集團。ETP在美灣沿岸建設的第二個乙烷出口碼頭,其產品將主要供應給衛星石化連云港石化項目二期工程。


    另外,VLEC的訂造也同期作了相應的安排。


    2019年7月,衛星石化與船東Delos Energy Transportation LLC(Delos)簽訂船舶期租協議,由Delos提供乙烷運輸服務。Delos于2018年7月分別與現代重工和三星重工簽訂3艘9.8萬立方米VLEC建造合同,每艘造價約為1.23億美元,新船將于2020年下半年交付。


    同期,AEC與中國企業簽訂的購銷合同明確規定由AEC負責乙烷的海運業務。2019年4月,AEC、中國天然氣運輸(控股)公司(CLNG)、中國船舶工業貿易公司(CSTC)及滬東中華造船在上海舉行《關于液體乙烷運輸及VLEC運輸船的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同日,CLNG、CSTC和滬東中華造船組成的聯合賣方簽署服務于AEC的VLEC建造項目合作備忘錄。


    以已經簽約的AEC向南山集團、聚能重工集團、陽煤集團3個項目、ETP向衛星石化連云港石化項目供應乙烷量計算,2022年前,將有超過1000萬噸/年的乙烷從美國各終端運往中國沿海。那么,根據目前的運輸效率以及港口設施作業效率初步測算,100萬噸乙烷裂解項目需要5~6艘約8~9萬立方米VLEC,1000萬噸/年的市場則需50~60艘VLEC,以滿足上述企業進口美國乙烷原料的運輸。


    另據介紹,中國計劃到2022年將乙烯的產能增加一倍(增加1300~1400萬噸),這意味著每年可能新增1500~2000萬噸的乙烷需求。那么,VLEC需求量很可能將更加驚人。


    按乙烯產業的上述規劃安排,此前航運業預計,VLEC訂單在2020年會進入旺期,在2022年將形成交付高潮。


    租船最后成船東


    2019年早些時候,三星重工傳出消息稱,因Delos未能履行造船合同按時支付造船進度款,三星重工將撤銷建造合同。為確保船舶建造工期如期推進,衛星石化終止與Delos船舶期租協議。經協商,最終由衛星石化設立6家香港子公司暫時承接造船合同并支付前期船舶建造進度款,保證三星重工和現代重工按造船合同建造及交付船舶(6艘VLEC總造價7.172億美元)。其中,三星重工承建的3艘為3.638億美元,自2020年10月開始交付;現代重工承建的3艘為3.534億美元,自2020年11月開始交付。


    但是,衛星石化一直在積極尋找船東承接造船合同并洽談船舶期租合同。按照計劃,6艘VLEC將由專業船東負責建造、運營,并租賃給衛星石化,為衛星石化提供原材料運輸服務。衛星石化子公司將以平價轉讓與現代重工和三星重工簽訂的建造合同,并由新船東退還衛星石化子公司前期先行支付的船舶建造進度款。


    2020年6月29日,衛星石化發布的《關于下屬子公司擬洽談租約及船舶轉讓的公告》披露,下屬子公司擬與意向船東洽談租約及船舶轉讓事宜。7月10日,衛星石化公告稱,下屬子公司擬與某海外上市公司簽訂船舶轉讓協議。


    7月15—16日,衛星石化連續發布公告稱,下屬子公司與MISC正式簽訂船舶轉讓協議書,并由衛星石化與MISC全資孫公司Portovenere and Lerici (Singapore) Pte. Ltd.簽訂船舶期租協議。6艘VLEC價格為7.17億美元(約50億元);租期15年,自2020年四季度開始,租金總額約15億美元。船舶轉讓協議中約定由MISC退還此前衛星石化支付的船舶建造進度款15.53億元。截止本公告披露日,衛星石化子公司已收到上述退還款項。


    9月12日,衛星石化公告稱,衛星石化與MISC的6艘VLEC轉讓和租賃協議順利履行。至此,衛星石化首批6艘VLEC總算名花有主。


    但是,就在落實了6艘在建VLEC的轉讓和租賃事項的同時,衛星石化8月25日公告稱,其連云港石化項目第二階段正按計劃推進,為保障原材料供應,需再配套6艘9.8萬立方米VLEC。其中,2艘與天津西南海運有限公司簽訂船舶期租協議,租期為15年,租金總額約為5億美元;分別與現代重工、三星重工簽訂2艘VLEC建造合同,合同總價為4.41億美元(約30.38億元)。


    9月9日,衛星石化、西南海運、江南造船、美國船級社等共同在中國船舶集團旗下江南造船舉行2艘9.8萬立方米VLEC建造合同簽約儀式。


    如果說,前期是“租船不小心成船東”,這次衛星石化是主動成了船東,資金壓力肯定不小,同時也能看到衛星石化對連云港石化項目的信心以及建立自己的供應鏈的決心之大。


    資金貨源是痛點


    2019年開始,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加之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及美國發動的對中國的“圍攻”,對于高度依賴貨源穩定和資金支撐的中國乙烷制乙烯產業產生了深遠影響。


    連云港石化項目是衛星石化近年重點投入的項目,總投資金額超過330億元。


    6月9日,衛星石化發布公告稱,衛星石化全資子公司連云港石化項目作為借款人,與農業銀行嘉興分行、建設銀行連云港分行、工商銀行嘉興分行、中國銀行嘉興市分行、進出口銀行浙江省分行、浦發銀行連云港分行等9家銀行組成的銀團簽署《銀團貸款合同》,向連云港石化項目提供總計不超過128億元的貸款額度。


    6月29日,衛星石化發布公告稱,擬為全資孫公司的融資或其他履約義務提供擔保額度合計不超過 3.09億美元。此前,衛星石化已經通過總額達197億元的2020年對外擔保額度,加上本次擔保額度,其上半年擔保總額達218.8億元。對外擔保的企業包括平湖石化有限責任公司、浙江衛星能源有限公司、衛星石化(美國)公司、連云港石化有限公司(連云港石化項目)。


    7月3日,衛星石化定增方案(2019年提交)獲得中國證監會發行審核委員會審核通過并于7月15日核準發行,計劃募資約30億元,資金將用于連云港年產135萬噸PE、219萬噸EOE和26萬噸ACN聯合裝置項目。


    但是,再多資金也必須以項目產出兜底,投資者對連云港石化項目在當前環境下的處境多有疑慮。8月31日,有投資者提問:連云港石化項目的進度如何?年底能確保投產嗎?衛星石化表示,連云港石化項目第一階段按計劃正常推進,預計年底建成。據了解,目前該項目現場施工人員已近萬人,長周期進口設備已到現場,大型設備全部吊裝就位,正進入全面安裝階段。


    而對于乙烷原料穩定性對企業生產和項目進度的影響問題,衛星石化此前曾表示,(一)目前已經建成以丙烷為原料,到丙烯、聚丙烯、丙烯酸以及下游高分子新材料的產業鏈,主要以國內市場為主,出口商品主要面向東南亞、東歐以及南美等國家和地區,中美貿易摩擦對企業產品出口和業績不構成影響。此外,未從美國進口丙烷貨源,因此目前企業的主要產品線未受到實質性影響。(二)由于連云港石化項目目前尚未投產,故企業尚未發生乙烷進口業務,未來不排除重新選擇可供應乙烷來源的可能性存在;而在美國合資建設的ORBIT乙烷出口碼頭也有重新選擇潛在用戶的機會;此外,連云港石化項目在技術上充分考慮了原料的多樣性選擇,可實現乙烷或丙烷進料。


    綜上可以得出結論:一是,衛星石化已經對可能的變化做了兩手準備,但是,同時也表明衛星石化認為以進口美國乙烷制乙烯項目整體前景已經不甚明朗;二是,從衛星石化繼續為連云港石化項目第二階段工程投建VLEC并暫時直接持有部分運力的行為看,其對項目進度、原料供應和市場前景仍具有極大信心。但是,與此同時,全國各簽約項目和潛在項目都面臨變化的可能,每個項目都準備好了原料的備份來源和改變生產投料的預案,這是難以想象的。


    由中美乙烷貿易觸發的乙烷制乙烯項目,以及相應的乙烷運輸項目,在當下正面臨很多不確定因素,這對潛在的項目方可能相對比較容易處理,前期的投入相對有限,而那些已經上馬建設、VLEC開工建造的項目來說,無疑將是嚴峻的考驗。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896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国产日韩欧美毛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