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廣告

    關鍵詞: 菜鳥 快遞 末端配送

    菜鳥C端入口織網 裹裹不做空中樓閣

    作者:驛站老鬼

    來源:驛站

    “老逍現在也盯著菜鳥裹裹的數據。”


    知情人士說,從今年開始,在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逍遙子)辦公室的“數據墻”上,菜鳥裹裹也出現在這里。


    菜鳥裹裹上墻,耐人尋味。


    一方面,說明菜鳥裹裹在阿里菜鳥體系中的價值在增長;另一方面,也說明菜鳥裹裹業務未來空間巨大。


    問題來了:菜鳥裹裹的核心價值點在哪里?


    從當初“險被叫停”,到成為逍遙子辦公室“數據墻”的一員,菜鳥裹裹走了四年多。四年的時間里,菜鳥裹裹始終在一個領域進行探索和嘗試,且有所成。重要的是,這一“所成”正好成為菜鳥物流體系在戰略上的一端——C端的觸達能力和鏈接粘性。


    老鬼的朋友安德華曾說,立足商流的絕對優勢,攜手通達百、重整落地配,菜鳥在B端滲透上有著天然的勢能,縱橫捭闔,幾無敵手。但是在直接觸達C端消費者的層面,還有待持續發力。


    所以在快遞最后100米,菜鳥驛站建立起共享網絡,破解天量快遞下的末端難題;末端之外,消費者入口端也須有所建樹。


    現在以及未來的菜鳥裹裹,就是C端入口處不可或缺的重要拼圖。


    已經鏈接兩億人,來年還要翻番


    9月20日,菜鳥裹裹在其2020年發布會上透露了一組數據:過去一年,其寄快遞用戶已超過2億人,較上一年度翻番。


    在此之前,老鬼在跟菜鳥裹裹CEO李江華聊天的時時候,還獲得了另一個關鍵數據:


    菜鳥裹裹平臺日單量已接近400萬。


    這個數據較上一年度,仍然是接近翻番的一個水平。不論是用戶數量(包括日活),還是下單量,菜鳥裹裹都已稱得上是國內最大在線寄快遞平臺。


    目前,菜鳥裹裹已覆蓋全國2800多個區縣;5月寄全球服務上線后,5-10天即可送達20多個國家和地區,價格、速度等方面優勢明顯。超過1億人用菜鳥裹裹寄過禮物,有6000多萬人寄閑置,4600萬人寄特產…裹裹在C端入口處的“卡位”效應已經形成,且具備了一定規模。


    這是菜鳥樂于看到的,也是菜鳥所期望的。


    基于這個戰略愿景,李江華在發布會上正式官宣了面向未來的“1234戰略”:未來一年,100城寄快遞可按需送達上門,20萬寄件點將覆蓋全國,30城上線環保袋,服務4億用戶。


    按需求送達上門,是在“兩小時上門取件”這一標準化服務之上的另一個有力舉措和升級。過去幾年,裹裹搞定了通達百等快遞在攬收環節“上門時間不確定”“價格不透明”等難題后,終于開始聚焦派送環節的諸多不確定性,著力解決快遞上門的痛點。


    據了解,菜鳥裹裹寄件按需送達上門目前已經覆蓋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天津、惠州、東莞和寧波等地部分區域,廣受認可。


    20萬寄件點主要涵蓋兩大塊,除了要布局10萬個代寄點,還要投放10萬個寄件機。與我們平時看到的智能快件箱不同,菜鳥裹裹寄件機更為便攜和靈活,應用場景也更加多元。第一階段將主要擺放在寫字樓等場所,而在未來,社區也能逐步實現鋪設。


    30城環保寄則將讓綠色快遞更進一步。當前,菜鳥裹裹環保寄已在北京、廣州、杭州等部分區域上線,環保袋每件可減塑4.4g。追求環保的同時,也是為了進一步提升用戶體驗。


    ……


    為了觸達和鏈接更多的用戶,菜鳥裹裹可以說是不遺余力。未來一年,服務4億人的“小目標”意味著用戶量再次翻番。


    一年翻一番,如此增速,著實驚人。


    直鏈網點快遞員,不做空中樓閣


    每天接近400萬件快遞包裹,訂單來自菜鳥裹裹,但負責攬收、轉運和派送的運力全部由第三方快遞企業以及一線的快遞員來提供。


    不為所有,但為所用。歸根到底,菜鳥裹裹首先是一個運力整合平臺。根據老鬼掌握的數據:


    菜鳥裹裹平臺上日均活躍的快遞員數量已達50萬。


    需要指出的是,在這個越來越龐大的運力池中,有相當一部分快遞員是“專職”服務于菜鳥裹裹業務的,很多網點甚至以菜鳥裹裹為生。


    不可否認,這一業務支持、甚至救活了很多快遞網點,這些網點既感激和珍惜,但同時也擔心有一天該業務會被收回,以至于不敢過多投入。


    問題又來了:對于類似的顧慮和擔憂,菜鳥裹裹如何給他們以更大的安全感?換句話說,建立在第三方運力基礎上的菜鳥裹裹如何為自己構建一個穩定、長久的末端網絡體系?


    這是所有平臺型公司都會遇到的問題。菜鳥裹裹的解決方案也很明晰,總結起來可以歸納為兩點——


    一是服務導向。菜鳥裹裹的業務給誰做?憑本事說話。對于所有接入菜鳥裹裹的網點,在統一的考評標準和體系下,服務越好,被派單的概率就越大。在這個雙向選擇的合作關系中,服務質量和用戶體驗始終被擺在首位。


    二是利益捆綁。用李江華的話說就是,“菜鳥裹裹必須要讓網點和快遞員賺到錢。只有賺到錢,才有足夠的動力去做服務,也只有賺到錢,他們才會倍加珍惜這個平臺。”


    2019年的發布會上,李江華宣布,用戶破億后的菜鳥裹裹接下來每年要至少給行業帶來100億元增收。這個“百億增收”的對象和主體就是菜鳥裹裹平臺上集聚的末端網點和一線快遞員。


    一年過去了,在談及這個“小目標”時,李江華直言“已超額完成任務”。按照現行的定價機制和利潤分配方案,菜鳥裹裹90% 以上的利潤全部讓利給快遞員。


    中國的快遞市場固然不缺少運力,但優質可靠的運力永遠是這個行業的稀缺資源。在與總部達成合作意向、實現數據對接的同時,菜鳥裹裹更重要的一步棋就是持續強化與末端之間的聯系,通過引入競爭機制來遴選優質運力保證服務,通過讓利快遞員來穩定末端網絡,增強平臺粘性。


    相對于價格戰愈發激烈的B端市場來說,C端市場的利潤空間相對更大。背靠阿里這棵大樹,菜鳥裹裹為希望從C端市場“開源”的網點和快遞員提供了一個高性價比的選擇。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對菜鳥裹裹而言,“直鏈末端+以利相交”的運力建設絕非權宜之計,而是一項長期堅守的戰略。


    整合小微場景,年輕化寄遞平臺


    試想這樣一個場景:一些新開的網店小賣家,因為還處在市場培育期,每天產生的訂單包裹量可能也就三五件,甚至更少。這樣一點量,在快遞公司面前當然沒有議價權,只能按散單價格來發貨。走散單,一是價格不透明、也不確定;二是服務不穩定,難以享受到協議客戶的權益保障。


    這個一直被忽視的“沉默大多數”,實際上是一個龐大的群體。李江華直言,菜鳥裹裹接下來會針對這類“小小B”的用戶,專門推出相關的服務,在定價、服務、售后甚至理賠等方面提供統一的標準化服務。


    解決了這個痛點,“小小B”就有可能成長為大B乃至超級大B;每一個成長中的“小小B”于快遞公司來講,又都是潛在的大客戶。


    “這是菜鳥裹裹可以做到的,也是平臺的力量。”


    老鬼的朋友安德華說,未來你能想到的所有寄快遞場景都會走向平臺化,被平臺整合和統一標準。這是趨勢,也是大勢。菜鳥裹裹想要做的,就是整合這些小微場景,將他們的寄遞需求通過平臺化的方式予以滿足,高效、透明,便捷、可靠。


    數據顯示,目前在菜鳥裹裹已經覆蓋了更多場景,分別是禮物寄、閑置寄、開學寄、旅游寄、商務寄、特產寄、公益寄。


    有著“退換貨神器”之稱的菜鳥裹裹,業務范圍早已不再局限于退換貨。


    數據也印證了這一改變。李江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現在菜鳥裹裹在退換貨業務和寄散件業務的占比為 6:4。未來這個比例會更加平衡,甚至超越退換貨占比。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菜鳥裹裹今年還放了一個大招,正式聘請了一位“首席寄術官”——當紅明星鄧倫。


    鄧倫的出現和加入,目的非常明確,“討好”年輕人。因為鄧倫粉絲所代表的群體,正是決定當下快遞C端“流量”的關鍵。


    DT財經發布的《2020年輕人快遞生活圖鑒》顯示,作為互聯網的原著民,這一代以及未來的年輕人,不論是消費、工作,還是社交、出行早已離不開快遞。在他們當中,80%的年輕人傾向于選擇上門寄件服務。同時,超過55%的人平均每月至少寄1次快遞,超1%的人每個月寄快遞的次數甚至超過7次。


    選擇鄧倫代言,就是在釋放這樣一個強烈的訊息——菜鳥裹裹要做一個年輕人喜歡的寄遞平臺,也要打造一個年輕化的寄遞平臺。


    年輕,就是未來。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896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国产日韩欧美毛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