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廣告

    關鍵詞: 阿里 申通 快遞

    阿里再度出擊 天下快遞盡歸阿里?

    作者:小莫

    來源:券商中國

    在買“快遞”的路上,阿里一直都在。


    9月21日。申通快遞發布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德殷投資及實際控制人與阿里巴巴簽署了《經修訂和重塑的購股權協議》。根據該協議,阿里巴巴投資32.95億元,間接獲得申通快遞10.35%的股份,累計間接持有申通快遞上市公司25%的股份。根據相關協議,2022年12月27日之前,阿里還有資格向申通購買約20%的股權。


    去年以來,阿里巴巴對于通達系快遞公司的股權投資進一步加速,除了謀求申通快遞的控制權之外,9月1日,蛟龍集團、圓通創始人喻渭蛟和其夫人張小娟與阿里網絡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以17.406元/股價格向阿里網絡轉讓3.79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為12%。協議完成后,阿里網絡與阿里創投、菜鳥供應鏈作為一致行動人將合計持有圓通22.5%股權,蛟龍集團、喻會蛟、張小娟合計持股比例由53.65%降至41.65%,喻會蛟、張小娟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東興證券分析師曹奕豐認為,阿里的策略已經非常明顯,從通過少量參股頭部快遞公司獲得其內部一定的影響力;同時大比例的參股相對弱勢的快遞公司,對頭部公司進行牽制。目標明確,為了避免行業出現不受阿里影響的巨頭。


    阿里的介入已經對快遞電商件格局的發展造成了不可忽視的影響。長期來看,上游的介入有利有弊,利在于有助于產業鏈形成合力,快速做大市場蛋糕,弊在于上游強大的議價能力會降低下游超額利潤的獲取。


    但即使阿里已經完成了深度的介入,也并不代表整合完成的快遞行業面對上游電商企業時會失去議價能力,反而是,正因為擔心整合完成后的快遞企業擁有過強的議價能力,阿里才會如此重視。


    增持股權至25%,阿里入主申通更進一步


    9月21日申通快遞發布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德殷投資及實際控制人與阿里巴巴簽署了《經修訂和重塑的購股權協議》。根據該協議,阿里巴巴投資32.95億元,間接獲得申通快遞10.35%的股份,累計間接持有申通快遞上市公司25%的股份。


    bc331349cf24590c310bcea1fac6e62b.jpg


    事實上,此次股權轉讓只是阿里入主申通的進一步落實。2019年3月,阿里巴巴將以約46.65億元的交易對價,獲得德殷德潤49%的股權,以此間接控制申通快遞約14.65%的股權。


    此后,申通快遞在2019年8月1日又公告,授權阿里巴巴收購申通31.35%的股權,收購價格為99.82億人民幣。整個交易完成之后,阿里將以146億元的價格獲得申通快遞約45%的股權。


    現在,交易顯然正在穩步推進。9月21號完成的交易后,阿里持有上市公司申通快遞的股權增加至了25%。


    此次交易仍有后續,根據申通快遞和阿里網絡簽訂的《經修訂和重述的購股權協議》的約定,阿里網絡有權自該協議生效之日起至2022年12月27日期間,仍有資格通過購買德殷投資旗下控制的新設公司和恭之潤100%的股權,或者二者股權對應的申通快遞4.9%和16.1%的上市公司股份,這意味著,如果阿里最終入主申通快遞,最晚將于2022年12月27日前最終揭曉謎底。


    阿里快遞帝國成型


    除了申通,阿里在其它快遞公司身上也大手筆布局。


    9月1日,蛟龍集團、圓通創始人喻渭蛟和其夫人張小娟與阿里網絡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以17.406元/股價格向阿里網絡轉讓3.79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為12%。協議完成后,阿里網絡與阿里創投、菜鳥供應鏈作為一致行動人將合計持有圓通22.5%股權,蛟龍集團、喻會蛟、張小娟合計持股比例由53.65%降至41.65%,喻會蛟、張小娟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除了入股圓通外,2018年5月,阿里及旗下菜鳥與中通快遞達成戰略投資協議,投資13.8億美元入股中通快遞,持股約10%,成為其第二大股東。2020年4月29日,韻達股份發布2019年年報,披露阿里已為公司第七大股東,持股2%。此外,阿里對百世集團也有投資,約持有百世集團1億多股股份,占百世A類股的比例為37.2%,占百世總股本比例為33%,是其最大的股東,擁有46.2%的投票權。


    對此,東興證券分析師曹奕豐認為,阿里的策略已經非常明顯,從通過少量參股頭部快遞公司獲得其內部一定的影響力;同時大比例的參股相對弱勢的快遞公司,對頭部公司進行牽制。目標明確,為了避免行業出現不受阿里影響的巨頭。


    阿里的介入已經對快遞電商件格局的發展造成了不可忽視的影響。長期來看,上游的介入有利有弊,利在于有助于產業鏈形成合力,快速做大市場蛋糕,弊在于上游強大的議價能力會降低下游超額利潤的獲取。


    但即使阿里已經完成了深度的介入,也并不代表整合完成的快遞行業面對上游電商企業時會失去議價能力,反而是,正因為擔心整合完成后的快遞企業擁有過強的議價能力,阿里才會如此重視。


    快遞戰爭白熱化


    阿里巴巴親自下場廝殺,一方面是戰略布局需要,一方面更是快遞行業競爭激烈,快遞公司不得不依靠外來資本補血求生,甚至不得不直接“賣身”退出市場競爭。


    東興證券統計,今年年初以來,在電商件領城爆發了極為激烈的價格戰,異地件快遞單件收入下滑高達1 5%以上, 單件收入較去年下降一元多 。更為夸張的是各通達系快遞總部的單件收入普遍從去年同期的3元以上跌至今年的2元出頭,降幅也達到接近1元,同比降幅接近30%。單價如此大的降幅系近幾年來首次,且價格戰的成本主要由通達系總部承擔,各企業都下了血本。


    西南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上半年,通達系快遞公司的單票毛利均有著不同程度的下降,但降幅差異較大,毛利水平持續分化。申通、韻達、圓通三家單票快遞毛利同比降幅均達60%以上。


    半年顯示,圓通上半年平均一單快遞收入只有2.36元,而毛利更是只有0.22元。去年同期的數據則是,單票收入還能達到3.19元,單票毛利則為0.38元。


    韻達股份的半年報也顯示出單位快遞收入下滑的趨勢,公司上半年一單快遞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跌了將近一塊錢,只有2.36元,去年同期為3.3元。


    從盈利情況來看,2020年上半年圓通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12.5%,在通達系中漲幅最大,盈利能力凸顯。其他幾家快遞公司的歸母凈利潤都出現了同比下滑的趨勢,其中申通同比下降了91.5%,降幅最為明顯。韻達同比下降47.74%,中通同比下降10.6%。順豐則呈現大幅度增長,同比增長率高達21.3%。


    “即使排除今年因為疫情導致的特殊情況,我們也并不認為價格戰會在近幾年趨于緩和,反而存在烈度持續提升的可能性。”曹奕豐表示,從價格戰目的性來說,以往的價格戰,都是以擠壓中小快遞的生存空間為目的,不需要很大烈度的價格戰就足以達到目標;而之后的價格戰,都將是幾大主流快遞企業角力的體現,低烈度的價格戰是無法達到效果的。幾年前的價格戰與現在的價格戰是預選賽和正賽的區別。


    “因此,在行業格局正式步入寡頭壟斷狀態之前,價格戰的烈度很可能隨著行業集中度的提升而加劇。市場化行業的并購整合之路一定是充滿坎河的,龍頭閃耀的背后一定伴隨著大量競爭對手的退場,我們需要正視這一過程。”曹奕豐說。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896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国产日韩欧美毛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