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

關鍵詞: UU跑腿 即時配送 喬松濤

UU跑腿喬松濤:身處即時配送最好的時代 我們要做冷靜的踐行者

作者:楊云飛

來源: 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

6月5日達達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掛牌上市,讓同處即時配送賽道的一些“小伙伴”們陷入感慨。


“達達的上市的確令我觸動。“UU跑腿創始人喬松濤在接受記者獨家采訪時打趣說,“但還沒到嫉妒的程度,而是冷靜的思考了一下UU跑腿接下來該如何更好的發展。”他得出的結論是:想在即時配送這條賽道上繼續前行,努力把服務做好是唯一的出路。


《2019年即時配送發展報告》顯示,2020年即時配送市場交易規模可達1700億。在千億級市場規模的吸引下,不少競爭者爭相涌入,手握不同“劇本”的新舊入場者,共同演繹著這場即時配送的競爭大戲。與此同時,即時配送“玩家”進一步細化服務領域,多元化、多強爭霸的局面已逐步形成。


根據公開數據,2019年即時配送領域僅有62家新成立的公司,注銷的公司則達到78家。而企查查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僅是三、四兩個月,同城配送企業的注冊量就達到了214家。


或許可以說,對于從上半場競爭幸存下來的玩家們來說,身處“亂世求生”時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其實,大家看似在同一條賽道上,但是實際上卻是形似而神不似。”在喬松濤看來,UU跑腿的競爭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


微信截圖_20200731090839.png

(UU跑腿創始人喬松濤)


“我們要做精而非貪大” 


UU跑腿平臺于2015年6月18日正式上線運營,是基于大數據技術的共享經濟平臺,主要致力于用“互聯網+共享經濟+社群”理念,解決包括但不限于配送、推廣、定制化等服務,依托GPS采用就近策略安排跑男提供7*24小時代購、代買、代送、代排隊等服務,實現了最快3分鐘內上門、59分鐘內同城送達。


外界對跑腿類即時配送的理解,主要是面向個人和企業客戶。UU跑腿、閃送、人人快送是較早成立的跑腿類即時配送平臺。經過十幾年的飛速發展與融合,美團配送、蜂鳥、達達等相繼展對外開放,觸角不斷延伸,配送范圍早已不局限于餐飲外賣,也開始了“跑腿”服務。


“這很正常,正如一切新生事物的誕生,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探索期,發展到野蠻生長期,然后再到迅速發展,這才說明行業是有生命力的,是能夠尋找到生存的土壤和發展機會的。”對于程序員出身的喬松濤來說,即時配送行業就如一項新技術,在經過前期的測試后,發現問題再不斷去完善,最后才能被外界廣泛使用。


“開放的系統才會越來越穩定,專業度也會越來越高,即配作為整個城市的類神經末梢,會越來越完善,這是件好事。”喬松濤認為,即時配送迎來了它的最好時代。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的即時配送市場細分類訂單量占比中,餐飲外賣以70%的訂單量排名第一,生鮮果蔬、零售便利,鮮花蛋糕等分別占12%、10%、5%。對比來看,留給跑腿類的業務規模遠遠小于餐飲類,再加上巨頭的不斷施壓,在這樣的市場格局下,UU跑腿該如何鞏固既有的市場份額?


“餐飲類與跑腿類業務完全是兩個賽道,而且一個是存量市場,一個是增量市場,因此,我對跑腿類市場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喬松濤提出。的確,根據最新數據統計,目前即配物流的年均環比增速是29%,盡管增速在放緩,但卻是高于餐配市場增速的。


另外,針對來自外賣巨頭所施加的“壓力”,喬松濤認為,C端市場規模看似沒有B端市場大,但是想在B端優勢基礎上吞噬C端市場也并非易事。


“我們的配送模式、配送成本、產品是完全不同的,比如UU跑腿的平均配送距離是8.6公里,而外賣類的配送距離基本都在1.5到3公里以內;


在C端市場中,外賣類平臺以往通過斥巨資換市場(用戶補貼)的打法,在C端是走不通的;


從配送標的來講,我們與餐配企業也存在很大的差別,我們配送的物品大部分貨值是比較高的,比如手機、文件、珠寶等,所以UU 跑腿對整個用戶體驗、安全系數要求是非常高的。


反過來說,我們要打開B端市場似乎比他們進入C端市場會更容易一些。”喬松濤強調了其與外賣平臺的幾點區別,并概括說,“簡單來講,我們是做精,而不是做面。”


UU跑腿不一樣?


新冠疫情的發生,喚醒了很多線下商戶的線上意識,即時配送的用戶教育和數字化都有了極大提升。


UU跑腿提供的一份數據顯示,從1月23日至今,整個疫情期間共有3萬余名跑男在一線,堅持每天為用戶提供買送取服務,滿足著全國范圍內用戶的日常需求。由此可見,在看似“三分天下”格局已定的即配賽道,在細分領域上的“潛力股”依然大有可為。


UU跑腿作為即時服務平臺,在定位上與其他平臺亦有所區別。


“我們的目標是把灰領、藍領的能力不斷集聚起來,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務,除了配送之外,我們提供代買、代辦、代排隊等‘ 一對一’的個性化服務。所以,UU跑腿的服務在廣度上做的更廣,在深度上做的更加細分。”喬松濤認為,在市場機遇到來之時,平臺之間較量的是“內功”。


據介紹,UU跑腿采用的是“重運營”模式,不斷推進眾包類服務標準化進程。通過這種運營方式,UU跑腿以服務為切入點,率先打破行業同質化競爭桎梏。通過“重運營”方式,UU跑腿實現貨損率更低和差評率更低,這也是其在同行業中的核心競爭力體現。


“不同于市場上其他跑腿服務平臺,只要注冊成功就可以接單,我們有著一整套培訓體系。”喬松濤進一步介紹說,我們采用“戰隊”制度,對于這一制度概括而言就是:有溫度、有速度、一個政策、一個幫主。


有溫度,即隊員家里大事要清楚、隊員職業規劃要清楚、隊員的重大心理波動要清楚、遇到隊員的喜事,祝福和小禮品要及時、遇到隊員的壞事,安撫和必要的幫助要及時;


有速度,即自己的差評會影響戰隊整體積分,所以要努力,不能給兄弟姐妹拖后腿,戰隊之間的PK要勝利,要有集體榮譽感;


一策,即不會限制跑男掙錢的上限,掙多掙少不封頂,據了解,同樣的勞動量,跑男在UU跑腿得到的報酬均值高于同行;


一幫主,即喬松濤在全國四處巡店,每月還要親自體驗跑男工作,能夠與跑男喝酒、擼串交朋友,因此被跑男親切的成為“喬幫主”。


“讓騎手有尊嚴的獲得一份體面的收入,是我們對騎手最大的利好,也是UU跑腿的價值觀體現。”喬松濤說,在他看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跑男,他們的跑男,特別是核心的跑男流失率是非常小的,這也是UU跑腿得以穩步發展的關鍵。


喬松濤還透露,UU跑腿是第一家標配全套裝備的、第一家要求統一著裝的跑腿類即配平臺。


此外,不同于一些即配平臺以訂單率(一單順路送多少單)作為關鍵指標,UU跑腿以配送效率作為關鍵指標。數據顯示,當下,整個即時配送市場的客訴率是千分之3.8,而UU跑腿的客訴率則在萬分之1~3之間。


據喬松濤介紹,上個月UU跑腿的客訴率是萬分之1.7。這顯然得益于UU跑腿所采用的重運營模式。


“開城”和“融資”皆忌盲目 


眾所周知,即配網絡建設是即配企業的核心支撐,尤其是在抗擊新冠疫情期間發揮了非常重要的社會保障功能。在今年兩會上,很多委員提出,即時配送網絡應該像高速公路、鐵路一樣,成為國家的新基建之一。


“即時配送網絡建設一定會成為像水、電、煤一樣重要。尤其是在特殊時期,比如今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后,即時配送所發揮的作用顯而易見。”喬松濤介紹說,作為及時配送平臺,其實肩負著“雙向”服務任務:


首先,對于用戶端,即時配送平臺可以為其提供良好的配送服務;


其次,對于騎手端,可以為社會解決就業問題,因為大部分騎手來自社會基層,這部分的閑散勞動力得以就業,對維護社會穩定、民生保障起到積極促進作用。


據了解,即時配送目前在一、二線城市的市場占有率集中度已經非常高,而三、四線下沉市場尚未被開墾,發展空間巨大。截止目前,UU跑腿的服務已經覆蓋國內176個城市,而在喬松濤為UU跑腿設定的發展戰略中,“開城”依然是近期最艱巨的任務之一。


“同樣,我們對于開城也保持一種做精不做多的態度。”喬松濤再次強調,對于一個新的市場,我們需要經過詳盡的實地技術性調研,再根據自身的能力去考量是否可以把市場做起來,也就是本著有多少錢辦多少事的原則,而不是草率的去為了拓市而拓市。


在外界看來,即時配送平臺之間的競爭,本質上就是一場資本的競爭。而即時配送作為資本的新寵,UU跑腿自然也倍受追捧。據喬松濤透露,資本市場確實時而向他拋出“橄欖枝”,但翻看UU跑腿的融資紀錄,最后一筆是在2018年8月。


“這兩年我們確實沒有融資。”喬松濤坦言,之所以沒有進一步融資有兩大原因。


首先,UU跑腿雖然在規模上比不過外賣巨頭系的即配平臺,但UU跑腿是第一個實現盈利的,而且財務模型非常健康;


其次,UU跑腿很清楚融資的目的是什么,“我們不做高補貼運營,且已經實現了自我造血,所以我們對融資的熱情并不是很高。當然我們也有融資愿望,但我們對投資人是有所選擇的。”他補充說,公司目前需要的是戰略投資,而非財務投資。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896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国产日韩欧美毛片在线